Copyright © 2015 广州奥华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粤ICP备:090372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广州

钱易:大气污染最多20年解决 水污染至少30年

分类:
行业新闻
来源:
2018/05/07 15:19
【摘要】:
文章导读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钱易表示,生活在中国的人,最关心环境问题可能是雾霾。其实我们面临的环境问题远远不止雾霾,还有水的污染,还有土壤的污染。大气污染只要发现了,开始整治了,10年最多20年一定可以解决,但是水污染至少30年,土壤可能要80年、100年。来源:澎湃新闻29日,凤凰国际智库举办的2016全球热点观察展望“十三五”论坛,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钱易表示,生活在中国的人,

文章导读
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钱易表示,生活在中国的人,最关心环境问题可能是雾霾。其实我们面临的环境问题远远不止雾霾,还有水的污染,还有土壤的污染。大气污染只要发现了,开始整治了,10年最多20年一定可以解决,但是水污染至少30年,土壤可能要80年、100年。

来源:澎湃新闻

29日,凤凰国际智库举办的2016全球热点观察展望“十三五”论坛,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钱易表示,生活在中国的人,最关心环境问题可能是雾霾。其实我们面临的环境问题远远不止雾霾,还有水的污染,还有土壤的污染。我们现在面临的环境问题,是西方国家一百多年来很多问题的累积,他们没有出现过这么复杂的环境问题,但是我们就出现了。钱易强调,环境污染的治理是很艰难的任务,而且不同介质的污染,需要所做的工作是不一样的,日本的经验值得我们参考。

以下是对钱易发言内容的摘录:

生活在中国的人,最关心环境问题可能是雾霾。其实我们面临的环境问题远远不止雾霾,我们还有水的污染,还有土壤的污染。

中国的特色,过去我们总是讲好的方面。中国人喜欢讲中国特色是“地大物博、人口众多”,这八个字都是优点,地很大,物很博,人口很多。我们缺少非常简单的数学计算,资源看起来不少,如果把地一除人,就变成人均土地拥有量很小。

中国面临的问题确实很多,而且还有一个特殊的问题,中国的经济发展速度,现在是从古到今,从东到西,从南到北,全球发展速度最快的一个国家。在30多年的时间里,走过西方工业发达国家100多年甚至200年的历史,所以我们面临的环境问题是西方国家面临不同阶段环境问题的累积,它们发展时间长,出现一个问题解决一个问题。

然而,一是我们时间很短,二是没有自觉接受西方国家曾经经历过的教训,我们就想快,就注意了量,注意了速度。我们现在面临的环境问题,应该说是西方国家一百多年,或者是多少年以来,很多问题的累积。他们没有出现过这么复杂的环境问题,但是我们就出现了。所以我认为,这都是应该看到的。

我认为中国在“十二五”期间,十八大以后,领导班子对于环境问题付出前所未有的关注,非常重视。特别是提出来要生态文明建设,又提出来绿色的发展理念。应该说现在力度很大,方法也基本上是正确的。

“十二五”期间,有几件令我印象最深的事情,对于解决环境问题,对于建设好生态文明很有好处,我跟大家交流一下:

一是加强了法治的力度,大家都知道新修改的《环保法》在2015年1月1号付诸实施。《环保法》成为中国历史上最严格的一部环境法,而且还有很多的形容词,带枪、带剑,总而言之力度非常强。一方面是对企业,过去抓到企业一次犯法就罚你这一次,而且罚的力度很低,比如20万、30万,对一个大企业来讲,这点儿根本不在乎。中国的企业家有一句话,执法成本高,违法成本低。这句话说明了法本身是不对的,也说明了企业家没有法律的观念。作为一个国家的公民,执法是一定要的,不是说算钱的,再便宜也得执法,他按照商业的利益来看,他说执法成本高,违法成本低,所以他就违法,这就很荒唐了。

但是现在的《环保法》不是这样的,假如发现一次违法,从发现开始每天罚你,要罚到你把这个问题解决,符合法律的标准,大家可以设想一下,差别大极了。

我再举一个例子,就是对官员的,本来曾经有过一个说法,官员要分什么官员,往往是环保局的官员在那儿抓环保的问题,在那儿查违法的案件,但是企业家会到市委书记或者到省委书记那儿告状,书记会把企业家和环保局长一块找来,会跟环保局长说,你还想不想做这个位置了,意思是说,到底能不能放过违法的企业家?你要不放过就别做局长了。

过去有这样的情况,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况呢?我们从2015年新执行环保法之后,环保部已经在地方上约谈了很多城市或者省份环保局长,如果你这个地方出了问题,这个地方环境污染很严重,这个地方环境质量下降很厉害,就要找到行政官员的责任,表面听起来不大严重,大家知道约谈对于做官命运影响很大。

法律中间还有一条,退休都退不了这个责任。如果退休的时候,就要检查他上任以后的几年环境质量是下降了还是改善了,如果环境质量是恶化了,责任退休了还得负。这些做法使我对于环保工作增加了信心,中国如果照着现在的领导班子,照着现在的法律,照着现在的做法坚持下去的话,虽然我不一定看到,但是我相信年轻人一定能看到,中国的环境是会改善的。

大家也要平下心来,环境改善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也不是五年保证大家雾霾天气都看不到了,不可能的。这是需要有多年的努力,需要不断积累,环境还要给它一点时间。

我曾经碰到过一位日本专家,他跟我一样是搞水污染防治的,他到中国来了以后就很吃惊,说:你们中国人怎么现在一天到晚都讲雾霾天气,水污染不关心了吗?因为他是搞水的。我说是啊,雾霾天气大家看得见,一醒过来,一开窗户就看见了,但是水的问题,地下水看不见,河水、湖水也不是每个人有机会每天看到,污染不污染有些是看不到、看不出来的。

他说了一句话,我在这儿给大家做参考:照我们日本的经验,大气污染只要发现了,开始整治了,10年最多20年一定可以解决,但是水污染至少30年,我们的琵琶湖整治了多少年?还有一些问题,至少30年,土壤30年、50年也不够,可能要80年、100年。

我在这里不是降低雾霾重要性,雾霾治理非常重要,我告诉大家环境污染的治理是很艰难的任务,而且不同介质的污染,需要所做的工作是不一样的,日本的经验值得我们参考。

所以我也要告诉大家,希望能够做好思想准备,不要期望马上做好,不要期望我们的“十三五”以后马上什么都好了,这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