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 2015 广州奥华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粤ICP备:090372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广州

乱砍滥伐引起学者关注:还有多少山林可以沉默

分类:
行业新闻
来源:
2018/05/07 15:55
【摘要】:
林区遭遇乱砍滥伐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林区遭遇乱砍滥伐1月6日,一张光碟辗转到了记者手上,里面记录的是四川成都邛崃国有林场部分林区遭遇乱砍滥伐的种种场面,拍摄时间为1月3日,拍摄人是几位从事生态经济与旅游课题研究的北京、四川学者。  因为“惊奇地看到国有林木被大肆砍伐”,学者们于是进行调查,发现“竟有6000余立方米林木遭到滥伐”。学者们了解到,按规定,2004年12月25日前林木“放水”部位

林区遭遇乱砍滥伐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林区遭遇乱砍滥伐

1月6日,一张光碟辗转到了记者手上,里面记录的是四川成都邛崃国有林场部分林区遭遇乱砍滥伐的种种场面,拍摄时间为1月3日,拍摄人是几位从事生态经济与旅游课题研究的北京、四川学者。

  因为“惊奇地看到国有林木被大肆砍伐”,学者们于是进行调查,发现“竟有6000余立方米林木遭到滥伐”。学者们了解到,按规定,2004年12月25日前林木“放水”

部位砍去树皮和少部分木质,让树木降低水分,减轻重量,以便砍伐)就应该停止,而他们当日拍摄到的却是,伐木者们依旧在砍伐,并有许多被“放水”的林木正苦苦支撑着,等待死亡的厄运。学者们还得知邛崃国有林场获准采伐指标仅为3000多立方米。

  举报电话响起之后

  1月8日23时30分左右,记者的手机骤然响起:“你是来采访过我们这里林木砍伐问题的记者吧?跟你说,现在火井镇储木厂正往外偷运木材,已经朝成都方向运送3车了,你们快去拦截吧,运送车型为康明斯,车牌号是……”

  因为前一天记者已经采访了邛崃国有林场的两个工区,知道这个储木厂正是该国有林场的,又想起邛崃林业局胡旭副局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过“木材还很潮湿,要等干了再运送出去”的话,自然对举报格外慎重。于是,记者拨通了成都市林业局值班室的电话将此情况告知。令记者想不到的答复是:“既然车已经上了高速公路,等我们去也晚了,我们这里人员集合至少得20分钟。”记者问其姓名,对方不愿作答但却给出一个判断:“他们既然运送木材,一般都会有准运证的。”见记者仍不罢休,对方干脆让记者给邛崃临界的崇州市林业局打电话,记者无奈,只好记下了一个崇州林业局某科长的电话号码。记者感慨的是,林业系统要是也有个“110”就好了。

  “绝对不敢多伐一棵”?

  邛崃,位于成都平原西南边缘,邛崃山脉东麓。邛崃国有林场的几个林区就分别深藏在这重重叠叠的山峦之中,孙花园和八角溪两个林区更是人迹罕至。冬雪消融,泥泞的上山小道、阴湿的气候、千余米高山势的险峻以及该事件的扑朔迷离,使记者的调查几乎陷于“缺氧”状态。

  莫家岗,国有林场所属工区之一。1月7日,记者在这里看见,有4座山近200亩林地被“剃”成“光头”,山涧道边林中,处处横着不计其数的木材。在一个叫黑凼子的“光头”山坡上,正在作业的3个伐木者告诉记者,他们是林场雇来的临时工,九十月份就开始在这里砍伐了,而且还将按“计划”继续砍伐,工资按立方米结算。

  记者的到来引起一阵不小的骚乱。从工区办公地远远地看见对面山头有人在拍摄,立即有两人跑步赶到。把记者带到办公地后多次阻挠拍摄,对任何问题要么回答不知道,要么沉默。不久,陪同上级验收单位成都市林业局而来的邛崃林业局副局长胡旭当着众人对记者表示:“采伐,严格执行了作业规定,绝对不敢多伐一棵。”

  来自成都市林业局验收人员中的一位同志突然问记者:“是什么线索让你们记者突然关心起林业来了?”

  成都市林业局资源处一位姓靳的处长随后告诉记者:“也有某社记者电话询问过此事。”他边说边给记者出示了关于采伐的《四川省林业厅文件[2004]113号》:“因为考虑到实施天保工程以来林业职工和百姓生活的困难,国家林业局从去年开始在部分地区试点采伐部分商品林,成都市现在已经从两个试点扩大到6个。”

  在孙花园,记者以买家名义问自称负责人的一个青年男子:

  “你们这里能出多少棵?”

  “几百立方米还是有的,买的话要去下面火井镇的公司开票。”

  “你们的采伐点在哪里?”

  “就前面不远。”

  按照他的指向,记者沿着山道又前行两公里左右,看见路边的山坡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几十棵木材,一旁是木制的支架,支架上几根放木用的钢索顺着山势往上远远延伸,不见尽头。

  记者后来比对《邛崃市国有林场主伐、间伐作业设计汇总表》发现:该工区规定出材量应是189.8立方米。而“安装一个专门用于放木的索道至少得好几万元”,一业内人士认为:“如按规定数量采伐肯定不划算。”

  八角溪母猪岩工区更是在山的“那那端”,从“登”山到“爬”山,历时一个多小时。遇一下山的韩姓村民,才知道离伐林地已经不远了,正欲欣喜,又被告知,那才走了伐林区域1/5的行程。

  就在这个“1/5”处,经粗略清点,已经伐成木材堆放的就有二三百立方米,另有1600余株柳杉被“剥皮放水”,等待砍伐。而“作业表”显示,八角溪整个工区的出材数量应为204.4立方米。另有山民告诉记者,下面进山道路维修之前,已经有200多立方米木料被拉走了。还有山民带记者在放木索道下山终点处看见另一堆约数十立方米的木材。

  采伐量到底超出了没有?究竟超出了多少?谁来确认?黑黢黢的天色中,山林显得更加沉默。

  此时是1月9日19时许。之后,记者在火井镇储木厂从附近的百姓口中得知,“近来几乎每天都有大量的木材从储木厂里拉出,多为加长的康明斯装运的,一般每天多则七八车,少则两三车。”也有老百姓说:“有的直接就拉走了,根本不进厂里。”记者还了解到,每立方米木材从这里销售出去的价格为380元。

  “喊他们停下来”

  1月13日,记者获悉,四川省林业厅也接到举报已于当日去了邛崃国有林场的孙花园作业林区,而此时记者也得到一份包括省市两级林业部门相关文件在内的《邛崃市人工商品林采伐试点作业设计说明书》。1月14日,记者拨通了邛崃林业局胡旭副局长的电话:

  记者:“邛崃国有林场获准采伐木材总量是多少?”

  邛崃林业局:“7190立方米。”

  记者:“林业调查规划设计队的负责人也是你吗?”

  邛崃林业局:“是。”

  记者:“邛崃林业局和国有林场是什么关系?”

  邛崃林业局:“是直属企业。”

  记者:“113号文件中规定的2004年12月31日的期限性质是什么?”

  邛崃林业局:“不准再伐。”

  记者:“八角溪母猪岩上已经剥皮放水的1000多棵林木说明什么?”

  邛崃林业局:“喊他们停下来。”

  记者:“说明什么呢?”

  邛崃林业局:“啊,不管什么情况,都喊他们停下来。”